2006/03/03

2002年作業:個人求診經驗

個人求診經驗

歷史五/*87***00*/momizi

  

  人吃五穀雜糧,生病在所難免。從小到大,我已經不知罹病過多少回。運氣很好,我不曾長期臥病在床,但是小病或慢性病難以避免,偶然嚴重起來也有往急診室送的經驗。在個人的疾病史中,令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前往公立醫院的婦科診療。

  長期以來,總是聽說台灣的醫療品質不佳或病人如何沒有隱私。比起其他異性也會去看診的科別來說,婦產科是一個令身為女性的我有許多想法的科別。按我的想法,婦產科這個科別既是為婦女而設,應當要做到體貼女性才是。然而現實跟理想是有差距的,經過這樣長一段時間,求診於許多大醫院診所後,我個人的體驗是:這話不是百分之百對,但卻也不是全然錯誤,至少我去過的幾個公立醫院婦科便是從負面佐證這個傳言。

  一般人總是相信名醫,或者要看醫生至少要指定主任大夫級的醫生看診,這種心態並非難以理解。大凡人都愛惜性命,想找個好醫生看診,讓自己或家人朋友早日康復,也是理所當然。可是當人人都爭相要求名醫診治時,同一個醫院裡,其他同科的醫生,相對的看診病人就少了。

  舉例而言,大約三年前,我曾在萬芳醫院的婦產科裡目睹過這種情形:主治大夫一大早就掛到七十幾號,供病患與陪同者坐著等待的候診室裡,椅子全都坐滿了,還有人沒有座位坐,只好到遠點的走廊及小兒科找位子坐。但同個時段同一科的另一位醫生在看到六號後就沒有病人了,以致醫生護士無所事事,最後那位無人求診的醫生索性提早結束看診離去。我想,這種情形必定十分影響那位醫生的工作熱誠吧。

  至於主治大夫那邊的情形又如何呢?既然整個候診室都是等著主治大夫診治的病人,診療室裡裡外外自是人來人往,除了坐在椅上等待叫號的人以外,有的人過號了,開了門就進去問,獲得資訊後,繼續等。每次鈴聲響起,眾人就把目光集中到電子看板上,一旦輪到自己的號碼,多數人就像深怕被人搶去看診機會或是落人後一般,三步併兩步進候診室。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看到自己的號碼在看板上閃現。於是我開門,走進去。

  但是,叫到號碼並不等於馬上就能得到醫生的問診。首先由熟練的護士訊問:「妳今天是有什麼問題?」簡單述說一遍。(但我真的不知道,護士訊問我為何而去,我應該跟她說到多清楚?)「上次月經什麼時候來的?」如實以告。看護士在病歷上寫下的內容,其實並未包含我去求診的問題,那麼為什麼要問我為何而去?也許是為了幫醫生把病人分類吧。究竟為什麼要問,從來沒有人主動告知,進了診療室就只好做人家要宰的羊,我也沒見過有哪個人主動去問為什麼護士要先問診一次的。

  接受完這些基本資料調查後,我又被要求在室內門邊的椅上坐著等。一群人排排坐,不僅等著看診,也聽了許多不相干的人的事情與診狀。在狹小蒼白的診療室內,最常聽到的是透過擴音器傳來的胎心音,急速而沈重,證明那個新生命雖尚未正式來到世間,卻真實地存在他母親的身體裡,與我們一起置身在這個小房間中。其他聽到的事尚有:有人意外懷孕,一臉驚愕;也有人懷孕後期水腫,醫師教導她改善之道。還有純屬多心,一切沒事的人。聽完醫生的診查結果,那人的表情看來是安心了,但又露出覺得自己白跑了的模樣。

  門裡門外,依舊是叫到號的人、看完病的人、拿藥單批完價回來的人們進進出出。輪到我的時候,我當然也要告訴醫生我的問題。雖然我的毛病不過就是先天不足、後天失調這種等級的問題,但我還是覺得不很愉快,為什麼我的私事需要說給除了醫生護士以外的一屋子人聽呢?我認為不管他們有沒有在聽、聽了會不會記得,都沒有必要知道我這樣私人的問題;我也不想聽他們到底是因為怎樣得了病或是得了什麼病,因為知道了人家的問題只是徒然增加自己的心理負擔,而且我知道我聽過這些事,不管自己想不想,一定會記住的。

  我實際坐在醫生面前講述狀況的時間大約就兩分鐘,不需要內診,所以醫生在病歷上做完記錄、跟我講解是怎麼回事,開完藥就算看診結束了。連排隊批價領藥的時間一起算,我用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等待,結果我實際上見到醫生的時間只有兩分鐘。開藥回家吃,吃了見不見效,根本也不知道,不見效的話就還得再去看,為了身體健康,必須要把影響生活的毛病治好,不能放任它變成大病。但是問題又來了:我要找同一個醫生嗎?我要再花一早上等待嗎?一旦要在外工作,就沒有辦法那麼奢侈地花半天時間請病假去看醫生了。在私人機構裡,病假請多了,會影響老闆或上司對自己的評價,而且倘若把不扣薪假請完了,接下來開始扣薪,那是更大的不划算,時間、金錢、精神的損失,都得不到彌補,還要被人說風涼話:「誰叫妳要生病?」但生病又豈是我自己願意的呢?

  我想,婦科真正令人視為畏途的,應該是內診。為了減少羞赧,有的人願意找女醫看診,因為在同性面前暴露隱私,可以感到安心許多。我自己覺得:如果醫術程度相等,那麼不管給男醫師或女醫師看診都是一樣的。而且就我的經驗言,女醫對待同性的病患也未必比較溫柔,甚至疾言厲色,像這樣無法拿出同理心來對待病人的醫生,無論是男是女,我看完這次就不會再找他看下一次了。又或者是把患者的提問視為問了愚蠢的問題,語氣裡就是鄙視病人沒讀過醫書或沒醫學知識,草草打發過去,這種醫生我也不想再去看。人皆非萬能,總是會有不知道的事,既使他是醫生,總有一天也需要別的醫生的照顧,到那時他的地位就跟我們這些一般病患平等,為什麼要抱著優越感,這樣瞧不起人呢?

  婦科內診說來都不是些愉快的經驗。我不幸遇過不親切的護士,像是在趕雞趕鴨般叫人趕快脫了褲子、捲起裙子躺到內診台上,室內的空氣令人發冷,無奈地暴露著赤裸的雙腿,但醫生卻久候不至。又有時因醫生正在聽下一個病人的診狀,不會馬上來,因此不想立刻寬衣解帶,動作慢了些,結果還會被護士斥責。真不知是什麼道理,醫生的看診時間很寶貴沒錯,但病人也是耗了許多時間才等到醫生看診,忍受病痛而來,為什麼不能夠親切一點,想想病人的心情呢?至於用冰涼的鴨嘴鉗撐開的痛楚,以強光照射深不可見之處,為求早日康復,解決煩惱,我可以理解這是必要手段,不得不為之,但心情上總是不能夠太坦然。畢竟那不是太多人得以見到的隱密之處,用了冷硬的器具,在自己也看不到的部位勘查⋯⋯不免再一次生出自怨的心情:「誰叫妳要生病?」

  這是我在婦產科遇到的一些負面經驗,而事實上負面經驗並不是只有如此而已,僅引此一端,就足以生出許多想法。今天看到新聞報導,澎湖地區的診所在短時間內成長了一倍,因此出現了搶病人的情形。據此看來,雖然這種講法實在不妥,病患對醫師或醫院而言,最起碼有現實的利益可言吧?為人診治病痛,讓病患可以尋回健康的身體,開創美好的人生,我認為這應該是醫生這個職業存在的理由。希望人人在生病的時候,不分貴賤貧富,都能得到妥善適當的照顧。如果這樣的想法理想性過高,想必是我們的醫療文化裡有某個地方出問題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