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3

2002年作業:個人與親友就醫體驗比較

個人與親友就醫體驗比較

  歷史五/*87***00*/momizi

  

  比較了個人前兩份報告後,我感到痛苦或不愉快的體驗比快樂的事更容易烙印在心。我相信這世上有仁心仁術的醫生,跟醫療緊緊相繫的健保也並非一無可取,但是為什麼人們注意的都是負面的事情?或許是因為,每個人都把自己的生命、健康、權益當成最重要的一件事,而忽略了許多也一樣重要的事。

  人不是物件,不是可操控的儀器,人是人。在患者而言如此,對醫生應該亦然。希望免於病痛、愛惜自己或親友的生命才會求醫,但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上報的醫療問題卻令人擔憂。例如醫療過失總是令人心裡蒙上恐懼的陰影。又或者健保的問題,也是最近引人關切的問題。

  健保基本上立意良善,它為一般民眾免去了醫事費用高昂問題,但是當經濟不景氣的時代來臨,許多工廠、公司倒閉,或是企業削減中高齡員工,許多人失業後,連三餐都有困難,如何有餘力繳納健保費?再者,一離職就失去了健保的身分,理論上無職業者應該加入第六類地方人口,但是只要仔細算一下就知道這是多麼不划算的事。

  以家主負擔一家四口計,當家主在一般公民營企業工作的時候,假設每個月收入為35000元,自己應繳的金額是1912元,僱主繳1701元,政府支出283元1。而失業之後呢?我們以最低投保金額15900計,個人負擔比例是60%,政府負擔40%,每月應繳金額1736元,政府負擔515元2,表面上看來並沒有比原先繳的錢多,反而是政府增加了負擔,但是這前提是「每月收入15900元」,就這個費用扣去伙食費、一個家庭必要的種種支出如房租、貸款、水電費等等後,到底會剩下多少?很可能是負數,更何況在失業的狀況下,根本不會有那理想中的15900元收入,而繳了這1736元,卻未必是用在自己身上,叫一個非聖非賢的平凡人心裡如何不計較?而中斷健保、規避不繳費的結果是累積計費,一旦恢復健保即要繳清前債,但是對於一個剛復業的人而言,真有這樣的餘力去繳納欠費嗎?就我觀察自己與親友的情形而言,繳納健保欠費是件非常困難的事。

  即使政府(或健保局員工?)對民眾說:「多交幾十元,幫助別人也幫助自己」,並宣示了這樣的事情:

  「這次保險費調整,有五成的民眾每月只比以前多繳不到20元,九成的民眾比以前多繳不到45元,個人負擔其實並未加重過多,但卻可幫助其他重症需要醫療的朋友。對於無職業的第六類保險對象,保險費仍維持和以前一樣不變;但是對於收入較高者,確實保險費的調整幅度相對會比較大;此外,對於經濟有困難的民眾,健保局依舊提供辦理分期繳納保險費、紓困基金貸款、緊急醫療保障措施及轉介公益團體補助保險費等協助⋯⋯」3。

  多數的人是安於舊習而自私的,他們並不會想到我多繳了這20元、45元幫助了多少人,而只會看到政府又想要從我身上剝皮。而層出不窮的醫療糾紛則令人質疑:如果我多繳了健保費,同時掛號費也提高了,但相對的,醫療品質並未改善,那麼為什麼我要多繳這些錢?這個問題事實上政府也無力解決,所以它只能用理想性的口吻說:

  「全民健保的首要目的,是積極保障民眾健康,而非消極的提供醫療服務,因此提昇醫療品質是我們積極追求的目標。這一兩年來,健保局已透過各種支付方式的改變,提供適當誘因,希望醫療院所提供病患整體性的醫療照護,並以醫療品質及效果為支付費用之依據。」4。

  但理想、願景是一回事,現實又是一回事。首先,我所看到的情形是:並不是每個人都相信「預防重於治療」,再者,對於一般人而言,醫院如果不是治人疾病的地方,那麼還有必要去嗎?猶有甚者,電視新聞、報紙會告訴我們一些無從求證,但看了就令衣食無著的人憤慨的消息,例如「健保局員工領四個半月的年終獎金」,這很難不令人有「我們多繳了健保費,只是要讓健保局的員工福利提高」的負面聯想。一旦大眾對制度失去信心,社會福利就會開始搖搖欲墜甚至崩潰,現在的健保制度,正面臨這樣的危機。

  然而這個時代,能力平凡的個人無所遞逃於天地之間,也無法避開以政府機關為名的網羅,就算滿心的抱怨,只要身在台灣,想要接受治療就必須要有健保,否則一旦以自費的形式就醫,所需費用更高。對於從國外回來的朋友來說,在台灣看醫生只要台幣150元是很划算的事情,最近甚至有朋友特地從美國飛回來台灣治療牙齒,可見在台灣治他的牙一定比在美國治療,或買一張從洛杉磯到台灣的機票划算。又或是聽說有人因為洗腎有健保給付,就放心地吃喝,反正有健保給付,等出問題時再洗。如果人人都是這樣濫用健保資源,那麼所謂「積極保障民眾健康」豈不都成了空話?

  在我看來,前面舉的例子都是有足夠經濟能力的人才能做的事。住在台灣,卻因繳不出健保費而不敢上醫院、不敢看醫生的人也是真實存在的,有時不免令我質疑:健保是不是一種懲罰失業、懲罰窮人的制度?因為失業後就等同失去了健保,沒有錢加入健保的人,健保局會發公文來要求加入健保,但是要加入健保的前提就是要有錢繳給政府,而在心不甘情不願地繳納後,又發現健保制度的美意,很輕易就被濫用健保的人糟蹋了,沒有錢加入保險的人就沒有資格生病,真正需要保障的弱勢族群未能蒙受健保的好處,反而先受其害。這叫人如何能接受?醫療行為是只要有人類就會存在的事,但健保制如果沒有從社會心態與實際保障弱勢者方面實際加以改善,我懷疑這個制度能夠存在多久?

   再者,關於醫療品質。就如一開始所言,醫生也是人,不是物件,不是機器,不是神。因此他們可能出現錯誤、可能因忙碌或病患眾多而忽略患者的感受,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可理解並不代表可以接受發生這樣的事情,例如之前的打錯針、給錯藥事件,因為醫療人員的疏忽而受害甚至死亡的生命何辜?明明是信任醫護人員的專業而去的,結果卻失去了寶貴的生命,這是多難讓人接受的事情!比起這樣的不幸來說,我是否應該自覺安慰:至少我與我的親戚朋友們運氣好多了,我們並沒有遇上這樣的不幸。但是在注重個人權益的現在,醫療品質本來就應該是可要求的事情吧?為什麼因為我們並不懂得醫療,所以就應該任人宰割,受到令人不快的對待?更何況打錯針、給錯藥之類的事件,分明都是人為疏失,只要多用點心,本來都是可以防範的事情,結果我們透過媒體,只看到院方推諉責任、逃避責任,這到底是嗜血的媒體只報導負面內容,還是醫療實際上真的是個充滿風險的行為,生死操於人手,一切只能憑運氣、靠賭運?我深切的期望不是後者,但前者同樣也不值得讚許。

  綜合前面對健保施行細節的抱怨與對醫療的不滿,我只有這樣無奈的感想:預防勝於治療,這真的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在經濟不景氣的時代,沒有本錢生病的人,絕對要想辦法讓自己遠離病魔的陰影。



1 資料與試算公式來源:http://www.nhitb.gov.tw/news/newst1.asp#

2 同1。

3 〈多繳幾十元,幫助別人也幫助自己〉,全民健保台北報導第54期(91.10出刊),http://www.nhitb.gov.tw/book/book.asp#

4 同3。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