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8

1642年的籤詩

「禱看籤首第一字,得『憶』字,蓋『憶昔蘭房分半釵,如今忽把音信乖。痴心指望成連理,到底誰知事不諧。』」冒襄說此詩後來應驗奇準,我只覺得他真不是個可以託付終身的男人。說什麼真情摯愛,有事就把髮妻老母以外的女人全丟在半路上。要不是這笨蛋拋下陳圓圓,明也不會因為陳圓圓而完蛋,冒襄抱怨戰亂害得他們一家老小一日數遷,追到底還不就是他自己造的孽,還害得無數人賠上了性命,這算什麼!董小宛一片痴心追隨他,大難來時卻總是被再三拋在路上,這又算什麼!冒襄在《影梅庵憶語》中說自己有多愛她,我讀來實在一點說服力也沒有,連幾個他為自己拋棄愛他的女人所提出自圓其說的理由都很容易戳破,實在是爛男人,令人失望。他對董的愛情不過停留在得到珍玩的層次罷了。

不以今非古,不拿現在的標準去衡量古人,要能體會他們有他們的難處,這些學術教條我從沒忘過,可是拿掉華美文字的外衣,我只看到一個爛人,為了失去會走會笑的出色玩具哀哀哭泣。

回到他求到的這首籤詩。占得再準,人沒有慧根也是體悟不出天意。

唉。

(2004.04.01)

1 則留言:

momizi 提到...

寫時激憤,於今想來,亂世的無奈大致如此。所以冒襄到底是好命還是歹運?陳圓圓和蕫小宛兩人,跟著冒襄真的就幸福了嗎?沒跟著他,是否反而更能得到屬於女人的幸福?

所謂女人的幸福,到底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