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5

近況

一個月沒在這裡寫了。主力艦在的話好像是很合理的狀況,如今主力消失了,氣力散在四方,寫寫微網誌算數。也許即使主力回來,我也不會再勤奮寫了。甚至我也許該感謝主力的暫隱,讓我完成了懸念的小說。回想過去的四五年中,因為把時間分給寫 blog 而擱置,換來了無數的抄襲、盜轉和筆戰。那麼,寫這些東西對我的人生有何益處?又到底什麼是我應該持續不懈努力的呢?

其實生活和先前沒什麼變,我還是做著我堆積如山而不能賺錢的工作,我繼續讀著已經死了一千年的男男女女的墓誌銘,做自己的書所帶來的興奮與調劑感也差不多要結束了,不是第一次了,喜悅的效果會遞減。而且總是會有讓一切變了味兒的掃興事發生。學唱了一支新歌。那又怎麼樣呢。從後見之明看來,當時的閃閃發光總是映照著後日的黑暗悲情。真正變了的只有我的論文主旨,老師跟我說一邊寫一邊變是很正常的,重要的是要寫出開頭。但是照這樣沒事有空就改一下,連大綱都沒辦法確實的寫出來又怎會有開頭?

一直沈溺在某種爛泥般的心境中。雖然現在的狀況並不比幾年前我所遭遇的那些更糟,可是也不是些可以笑得出來的幸福情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