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8

我所知道的 OV 故事

以前寫給 Open Foundry 的文章,一轉眼又過了多年,自己竟沒留底,好像不太對,所以轉貼回來,希望沒侵犯我自己的版權 @@"
===================================================
建立日期 2007-01-23 19:41       作者是 momizi 
 原刊登處

事情應該要回到 2004 年夏天,從大家突然開始人手一台 mac 說起。
2004 年夏天, #osxchat上的成員常一起坐在師大周邊的咖啡廳裡,一邊用免費 wifi 一邊一起工作。那天,記得是五月初的某天,lukhnos 和 b6s 拿到了他們新買的 power book,拿到某店內,在大家的慶賀聲中,舉行剝皮..開箱驗貨大典。我想我會一直記得那一天 lukhnos 臉上的歡喜神采吧。那天是我第一次見到 lukhnos,雖然以前從來不認識他,他卻給我一見如故的親切感。

當年八月,在 #osxchat 友人們的恭賀聲中,我也歡歡喜喜地買下了我十年來的夢想-我的第一台 ibook。機器買來就是要用的,但是沒有目的就不會積極去用。撐過了 windows 跳船到 osx 的適應期,真正面臨輸入法問題的時刻,是九月開學,我帶著我的小蘋果跑去重聽一年級的課,要用它打筆記的時候。 我用電腦打筆記的歷史大概是從 2001 年開始的,到 2004 年秋天已有三年多的經驗。對我們這個科系來說,筆記裡如果只有 1.ooo 2.xxx 3.oxo 式的重點,對於考試是沒有幫助的。加上我回家不可能有空再拿出錄音檔整理逐字稿,所以我的筆記從來都是盡我所能地替老師做語錄(但不打老師的閒聊與笑話)

這個時候我發現第一個問題:mac 內附的倉頡,雖說我在 OS7 的時候已有使用經驗,但是經過了那麼多年,關於如何輸入重碼字的記憶早已模糊,又有的字是拆碼方式與在 windows 上慣用的拆法不同。既然是追音式的筆記,你可想見在上課的當下,打字速度行雲流水是一件多麼必要的事情,但是 mac 倉頡卻足以令行雲流水變成混凝土灌漿,一個「黃」字,這麼平常普通的字,怎麼拆都拆不出來(註:mac 內建倉頡是 3.0 版,「黃」的拆碼跟 windows 上的倉頡不一樣),在拼命試的同時,老師已經講到不知道哪裡去了,心裡當然又氣又急。這個時候,lukhnos 正開始做香草倉頡 0.6 版,將要溺死的人,任何可以抓的東西他都會去抓,同理,我幾乎是沒有什麼掙扎就換過去用香草輸入法。由於我自己沒有技術背景,只能出張嘴,lukhnos 人很好,雖然他自己不用倉頡,我希望的功能,比方很基本的按 caps lock 鍵可以變成英數大寫這種功能,跟他說一聲,他當場就在咖啡店裡為我改出來一個0.61版讓我裝起來用,在 pc 上做為使用者,從來不曾感覺自己像這般倍受呵護。有使用,有需求,遇到問題就靠學校裡的wifi 立時往 #osxchat 上回報(當時我用的是香草6.0 + apple work,所以也真的遇到了各種各樣別人遇不到的問題),提了之後會有人幫著指點、幫著解決,回想起來,真是值得永遠記在心裡的善緣。

第二個遇上的問題是,無論是筆記或工作,我都經常需要中英日混打,但是為了打幾個日文字母就要把整個語系切成日本語,不僅小題大作,而且 如果我只是要幾個字母,卻要看著日本語輸入法跳出的漢字選單按老半天,也浪費時間精神。同樣的,等這樣的步驟做完,老師已不知講到哪裡去了。於是我又問 了,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那時有人教我,由於香草輸入法是讀入一個 .cin 表格,所以如果能整理出一個五十音的 .cin 表格,那麼就可以輸入日文字母。好像是 gugod 找到了古早時代的 ukiyoe(浮世繪).cin 表格給我看。我開起來看,裡頭有很多錯漏不全之處,直接用會有許多問題,需要有人修改。好在這世上的事不是每件事都要靠聰明或有高科技背景的人來做,沒有 技術的人,也有他可以貢獻心力的事。我雖不敏,就 #osxchat 的成員背景來看,修改日文表格讓它符合繁中介面下日文使用者的需求,捨我其誰?

學會了如何在 pc/mac 上開啟 .cin檔案,知道了表格的組合規則,我在某間大家常一起工作的咖啡廳裡一個字一個字慢慢敲,把 ukiyoe.cin 上的錯誤改掉,增添新的內容。因為已經跟原先的 ukiyoe.cin 大大不同,我認為原名文不對題,新表格應該有個簡短、跟日文字母相關而涵意更深遠的新名字,便自做主張將它改名叫 iroha.cin,再由 gugod 幫忙修正一些程式碼,它便成了一個可用之物,含日文輸入法的香草輸入法 0.6.3 出現,此時已是 2005 年春。能夠行雲流水輸入中文、日文,我在小蘋果上要做什麼工作都沒問題了,在我心中,香草輸入法至此無敵於天下。整理出 iroha.cin 大概是整個香草輸入法開發過程中,令我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當然就如同世事變幻,人事流轉,隨著 OV 越來越知名,越來越多的高手加入開發團隊,也就越來越輪不到我這種沒技術的人為它出力。但至少我能說自己曾經為香草輸入法的成長付出過自己的一份心力,經 此而實現了我一直盼望落實在生活中的社會性質目標:「開發覺悟,利己利人」。這對高手而言或許是微不足道的事,但這整個過程解開了我心中長久以來的一個 結,對我而言是無上的自我實現。即使沒有前面說的一些小故事,OV 本身現在已經很好用了,能讓使用者按自己的需求去修改出自己需要的東西,讓我享受在小蘋果上的書寫,同樣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這是我沒有在其他輸入法體驗 過的優點,所以只要聽到新跳船的朋友抱怨 mac 上的輸入法不好用,我一定叫她趕快去裝 OV。

囉囉嗦嗦地說了很多,謝謝大家耐心看到這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