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8

Re:大陸「剩女」銷不掉 內心隱痛

因為上文北京的「剩女問題」跟下文的上海「白領擇偶性別差異的調查」好像沒有絕對關聯,看不出來這份調查是針對什麼年齡層所做的調查,好像只是湊硬在一起,所以我想只針對剩女問題討論。

現代人的自我意識強烈,如今也許已經不再像過去的年代,婚姻只能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仍然注重門當戶對,不只是表面上的家世相當,或是會賺錢、有權位之類的表面條件,還要能達成心理上的門當戶對,對方的性情要與自己契合,精神要能起共鳴。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大部分的人專注了一件事就沒辦法再分神在其他地方,所以很容易看到專心衝刺事業或學位的男女因為無暇分心而錯過了姻緣的機會,或是年輕時標準高,到了自己條件不那麼好的時候,卻也無法再將標準降下來,就這樣,青春徒然過去了,外在的好條件也逐漸消失,而如果把適婚年齡的男女們想像成一個市場裡的商品,就會更加看到這種市場經濟的殘忍:同樣年齡的男女在婚姻市場裡競爭,男人要挑選合口味、年輕,或以繁衍傳宗接代的角度,就是有生育力的女子,而以一樣逐漸老去的女性來說,年紀越大的女人,生育子女的風險越大,越來越難找到好對象,就像電影「致命的吸引力」裡說,「好男人都結婚去了」,剩下來的同齡男人不是性格有問題就是一樣挑三揀四,他要挑妳,妳就願意被對方挑選嗎?放不下身段,又沒辦法忍受自己只能屈就於看不上眼的對象,那就只好成為剩女。

當然這麼說失之偏頗,也未免太簡化了現代人的婚姻與情感問題。沒有進入婚姻的人,固然有人是因為挑不到好對象,但也是有人就是打定主意不結婚。能夠覺悟並且落實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可以過得很好的人,才有辦法撐得過獨自生活裡常要面對的各種實際困難與內心的落寞。那麼即使新聞或是生活裡有人酸溜溜地嘲諷找不到對象的女性,沒有被針刺到的人是不會痛的。

Re:大陸都會隱婚族 為的是啥?

對於大多數女性來說,被捧在手心裡呵護總是能滿足心中裡某個角落的願望與期待,但是這個世界大多時候總是現實無情,女性年紀越大,人際關係上的優勢越見低落。常見的情形是,不管當事人願不願意,總會被貼上各種各樣的標籤,一旦被歸類成非我族類,便容易受到排擠。就我的所見所聞而言,某個角度來看,未婚者確實是比已婚者佔優勢,不論是與同事相處或在外拜訪客戶,或甚至只是在街上行走,當一個未婚的「某姐」,總是比當名花有主甚至牽著孩子的「某太太」來得吸引人的目光。

尤其女性在職場中很容易被質問,「一旦有了家庭與孩子,妳還能在工作上投入多少比重?」彷彿專業、效率與能力一進入婚姻與家庭就會打折扣。這也不能全怪別人的既定印象,因為要做到事業家庭兼顧的確很難,從博奕理論「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事物,以求獲得可能的最大利益」的角度來考量,大多數女性受傳統觀念與性別分工的限制,以及來自家庭或周遭親人的壓力,就算不情願也只好選擇照顧家庭,成就丈夫與孩子的人生,以求有長久的安身立命之地。時代不同了,有事業心的女性逐漸增加,如果婚姻對於在現實生活中獲取對自己有利的人際資源不是加分反而可能是扣分,意識到自己的行情身價只會下跌,不會再如過去一般眾星拱月,腦筋動得快的人就會想,要怎樣才能挽回頽勢,重新左右逢源?

我想這就是隱婚族、偽單身者出現的原因。如果對自己明顯有利,何不保持優勢?除了如文中所提的「職場上對單身貴族總是有著較多期待,也會給予相對較多工作或教育機會」、「怕已婚身分會失去老闆或客戶信任感」、「保留個人的社交空間」、避免因走入婚姻而使自己在職場、社交上的優勢、可信任度被打折扣,這也牽涉到要成就自己還是成就另一半的問題。以實際的角度來看,因為現代中國大都是極小的家庭,女性在家庭中可以得到比較強勢的地位,只要跟另一半說好,甚至不要說也可以,在外對於自己的感情狀況保持神秘,反而可以增加人們對當事人的興趣,或得到其他不能一時道盡的好處。私生活本來也沒有必要向外人一一交待。在外面得到了利益,在私領域中得到了情感上的滿足,表裡兼贏,似乎是非常聰明的做法。不僅是在中國,即使是台灣,我也知道有人是如此做的,只是台灣喜愛給人加標籤的媒體,還沒有開始為這類人貼標籤後遊街示眾而已。

不過這種做法當然也很考驗個人的自制力與當事人夫婦之間的互信程度。就算問心無愧,也不能保證另一半是否就此完全放心,不會疑神疑鬼;或覺得自己是端不上台面、帶不出去的地下人物。要擺平另一半的醋意及不滿也未必有那麼容易。有一天牛皮吹破的時候,收拾後續事宜的困難度恐怕要比起初說善意謊言時更難。人們總是看成果的,不管當初動機如何,難免遭人非議。而隱婚族這個議題,也令我再次感到,人生步步難。

培養神童?大陸小學常出難題

我總是很懷疑,「神童」的價值到底在哪裡?是在於「神」,還是在於「童」?還是在於急功近利的父母心裡?

群體中的智商是常態分布,大部分的人都是中間的多數,落於曲線左右兩端的人總是少的。學歷史可以看見很多人的生平事蹟,絶頂聰明的人並不必然就是成功者,多的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或是因為與他人的思考方向不同,行動與成就被視為離經叛道,難於見容社會,而沒有好下場。而且也沒有人能保證資優兒童長大成人後,一定是對社會有所貢獻,而非給他人、群體帶來災難。反過來說,智力平庸的人也會因為其他的優勢,例如努力、堅持,甚至好運而成就一番事業。古已有明訓:「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雖然先天的智能可能會有所差異,但是若能習得好的思考方法,也可以有加分作用。就長期來看,小時候出色不代表成年後也能一樣出色,小時候平庸也不表示一生都無法有所做為。縱然不選擇事業成就,只選擇一生無災無難終老,也是一種需要智慧的作為。

每個人來到這世上,都有自己的使命。智力過人很好,潛能得以被激發也很好,但是揠苗助長得到的,跟先天的高智商是相同的東西嗎?真正的資優兒童應當不是這般發掘,資優者成長中所遭遇到的難題,往往也不是被考卷上的題目難倒這種不痛不癢的小事情。任何的「童」如果沒有遭遇任何不測,都會長大。長大成人以後,人們注意的不是你的智能,而是你的成就。對一個成人而言,生活能力,以及解決內外在困境的能力,遠比他小時候是不是神童這件事重要多了。

那麼,急於塑造出神童的意義在哪裡?文章裡沒有答案,我想這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盡。這篇報導總讓我覺得,這是一些自身平庸的父母師長,巴望著如同自己一般平凡的孩子,做到他們自己所沒能達成的願望,因為心焦所造成的扭曲現象。若我的看法無誤,那麼問題的徵結其實不在考卷上的難題考倒了資質平庸的大人小孩,讓他們覺得自尊心受挫;而是這股風氣背後,急功近利的心態、過於膨脹的自我,以及對未來不切實際的想像。

Re:杭州國際動漫節 特選「朱德庸日」

如果屬於創意產業的ACG(動畫、漫畫、遊戲)也可以援用文化圈的概念,那麼目前這個世界上至少有日本ACG文化圈和歐美ACG文化圈。ACG 在日本早就是相互為援的金三角,同一套作品可以出漫畫、出動畫、出遊戲與週邊,近年因為影劇圈頻頻向 ACG 尋求題材,因此至少還加上了D (drama)與 M (movie) 。本質相近的產業互相為援,成為巨大的吸金體系,讓希望從現實中尋求一個出口的人們,心甘情願的掏出口袋裡的鈔票供養這些編織夢想的人。這股風潮的影響層面莫大,不能在短短的一篇心得文章裡分析敘述完畢,於此從略。

由於需要大量人力進行後制,ACG 產業當然也會進行專業分工與代工,最近十年歐美與日本的動畫代工,除了外包給南韓、台灣等鄰國之外,也慢慢轉移到人力便宜的中國。既然說是文化圈,可知除了原生的地區以外,其流風也會逐漸吹到周邊鄰國;鄰國除了前來取經以外,也會發展具備自身風格的衍生文化。目前來看,韓國與中國都很積極在發展自身的 ACG 產業,但台灣在 A、C 兩塊很明顯的不足,以往因為仇視一切和日本有關的事物而全盤予以否定,於今只能全力吸收原產於日本的 ACG 作品,僅靠一小撮青少年愛好者與少數民間產業的推動,除了少數幾個作者,如早年的鄭問,原文中提及的朱德庸,因個人得天獨厚能力、機運,或先至海外鍍金的作者,仍然培育不出作品可以銷售推廣至他國的本土大家,當然更不用提如同日本一般的,成為商業化的產業。

意識到商機的存在,中國、韓國政府都以國家之力投入 ACG 產業。如果能掌握今天的青少年的愛好,他們會成為持續為商人提供財富的成人,並且培養出同樣愛好 ACG 的下一代。但是在台灣,商人總是只想用代理現成的異國優秀作品來大賺其錢,沒有多少人願意投資於本土作者/作品。固然這與本地長久以來,政府與民眾認為 ACG 是不正經的東西、出版社不想賠本加以推廣的風氣有關,但是長此以往下去,台灣會更不易培養出更多原創作品,就只能一直看著外來的作品,將大把大把的銀子朝外送。加上這個行業人力成本高又難以培養,只怕連代工的機會都越來越難得到。

擁有資源的中國商人當然也並不真的樂見外來者分食商機,才會對外商、台商多所限制,在還沒有發展起來之前,先加以打壓。台灣的 ACG 產業要突破現狀,似乎距目標還遠,不是一天兩天可以達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