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0

孤往精神

《莊子》外篇〈山木〉

君曰:「彼其道遠而險,又有江山,我無舟車,奈何?」
市南子曰:「君無形倨,無留居,以為車。」
君曰:「彼其道幽遠而無人,吾誰與為鄰?吾無糧,我無食,安得而至焉?」
市南子曰:「少君之費,寡君之欲,雖無糧而乃足。君其涉于江而浮于海,望之而不見其崖,愈往而不知其所窮。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遠矣。(中略)人能虛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

2013/01/10

仰山語錄

我很愛其中某種韻味,但背不起來。決定不要再google 找第五次了,備分起來。
==========
問:「出入其意如何?」仰山云:「入人如無受,即法眼三昧起,離外取受;入性如無受,即佛眼三昧起,即離內取受。入一體如無受,即智眼三昧起,即離中間取受。亦雲:不著無取受,自入上來所解三昧,一切悉空,即惠眼所起;入無無三昧,即道眼所起,即玄通礙也。譬如虛空,諸眼不立,絕無眼翳,贊如上三昧。畢竟清淨無依住,即淨明三昧也。告諸學人,莫勤精進,懈怠懶惰,空心靜坐,想一個無念無生,想一個無思無心。論他身前不生不滅,二邊中道義海,是他人光影。拋卻身前義海,緊抱執一個黑山。此是癡界,亦不是禪。

 沙門者,達本性,息緣慮,勤修上來三味,則通達一切三昧,故云沙門。天人阿修羅,頂戴恭敬,故云道德圓備。執此向後,堪受人天供養。若不如此修行,受人天供養,一生空過,大難大難。惠寂者在住持三寶中,與初解外招依報不別,並屬假名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