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8

大公司小老闆

本故事中有兩位男主角,Dan 與 Carter。一開始以為故事的主線會集中在Dan 的生活上,繼續看下去才知道並不如此。這部電影在生活的層面上算是很貼近現實:大家都想維持美好的現狀,並且竭盡全力要去維持古老美好的舊時光,可是人生中唯一不變的東西只有變。就「變」這個主題去看兩個男主角的日常生活,可以看到非常多可供思考的點。我特別注意看的是 26 歲的 Carter 成為新公司主管後,Carter 如何與那些比他年長的元老重臣相處,而公司裡的舊員工,尤其是Dan又怎麼看待這個人。隱約可以感覺到「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味道,但是當事人Carter自己當然不會這樣想吧。趁著年輕有體力,大家都想有所作為,但是單打獨鬥不是這個時代的風格,被同事排擠也許可以靠著自我調適,當成沒這回事,被妻子嫌棄,家庭破裂,那個可做為內心支柱的人不見了,再好的成就也覺得少了什麼。他會迫不及待的搭上看對眼的對象──很恰巧的剛好是 Dan 的女兒,其實不值得大驚小怪。

在東方式的傳統權力金字塔結構裡,主官是用實績搭配年功往上升,所以可以「等久了就是你的」,但是現在世風變了,老闆可以因為一個人有實績就用升遷、分紅的方式來達到獎勵,但是相對的如果失敗了,公司裁員也是不留情面。這是一個現實的世界,常會聽到「台灣人喜歡當老闆」的說法,我近來常想,是否因為到了一個年紀,不論在升遷或求職上都會碰到無形的天花板,如果不自己當老闆,就再也沒有辦法有新的突破了呢?看多了別人失敗的例子,不免覺得謀生實在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至於Dan的情形,我也十分能理解。即使內心惶惑不安,為了維持現狀,他逼著自己去接受很多令其不滿意的現實,可是他的體能與體力已經在走下坡,從片中打網球、籃球的橋段就可以明顯的看出來:雖然還覺得自己生龍活虎,但是根本無法和年輕一代用體力競爭了。在思維上,因為他的念舊務實,他難以接受老闆年紀只有自己一半,他不能認同Carter 裁員不留情面的做法,也不習慣Carter做生意的方式,更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兒不理會自己的管束,甚至和老闆有了私人交誼,這些都是對他長年以來的價值觀的巨大挑戰,想必這些事件是令一個原主管、一家之主、一位人父內心掙扎痛苦的事情。後面演到Dan敢公開質疑Teddy K 的精神喊話,那可是 Teddy K 的場子,在我眼中看來,要在這種場合潑大老闆冷水實在需要很大勇氣,換成我大概說不出來吧。

但其實我個人也覺得 Dan 的想法沒錯,電腦公司收購了運動雜誌,那麼應該是要用運動雜誌來為公司舖平面廣告,但是這兩個圈子南轅北轍,主客群真的搭得起來嗎?交叉行銷並不是一直都能發揮作用的。對母公司來說,收購一家平面媒體來做廣告,效益真的能夠有那麼大?真的值得嗎?如果這不是我對資本主義的世界瞭解不足,那我只好認為這是電影劇本硬湊出來的內容。回頭一想,連Carter空降的理由都令人匪夷所思:他是因為在開發新手機市場上有了成績而被調到平面雜誌,在現實裡,這兩者的專業範圍不同,就我見過的例子而言,不同領域的人結合在一起,如果沒有妥善的分工,很容易搞到亂七八糟。Carter既然不是平面廣告裡的專業,那就擺明了是去幫人當砲灰,因為他根本不懂這個圈子的運作模式,在他來得及搞清楚以前,就會先被人裁掉了。片尾也確實如此。

這部電影的劇情長處其實是在舖陳複雜的人際關係、以及因為人際關係引發出來的情緒上的表現,這些日常生活中的表現比公司經營策略的橋段來得真實許多。例如老客戶的決定本來是以女婿為依歸,女婿說要用網路宣傳,他就以女婿的建議為優先。但是又非常親切地為Dan設計了一個解套的方式──老客戶發現女婿的建議華而不實,所以 Dan得以用以交情、舊有的人脈和運作方式來為自己扳回一城,換成 Carter 和他的上司被裁員,既讓Dan保住了飯碗和現有的生活狀況,也完成Carter 「不想在 26 歲就達到人生的頂峰」的想法。現實人生總是很辛苦,但也多少能有一點點甜美,我覺得這部電影很妥切地傳達了這一面,算得上是部精采的電影。

08.06秋葉原通り魔事件

乍聽這個消息,我的心中非常吃驚。友人說得好,「發生年輕人在公共場所大開殺戒的事,到哪裡都應該要上頭條。」秋葉原是我非常熟悉的地區,我一看到網站上的即時新聞照片就知道那是在秋葉原電車站外不遠處的隔壁街道路口,事後與 NHK 新聞裡所提供的地圖一對,完全正確。這樣可以證明我對那個地方的熟悉嗎?

沒有炫耀之意,想說的是,因為對秋葉原熟悉,所以對我來說,這不是發生在異國遙遠異鄉的陌生人的事情,這是如同僅發生在隔壁城市的不幸事件。秋葉原中央大通到了星期天會劃為「步行者天國」(行人徒步區,即文中所謂“shoppers’ paradise”),可是因為「通り魔」(道路惡魔)加藤的殺人犯罪,使得步行者天國淪為步行者地獄。

就我前天所看到的 NHK 新聞報導說,嫌犯用手機將自己的想法一條一條傳至網路上的留言板,如同實況轉播一般,把自己的犯罪變成了一齣可被即時觀看的悲劇。根據嫌犯自己事先留下的想法資料可知,他預謀犯罪很久了,選擇了人多的秋葉原做為舞台,有的人不過是剛好路過就慘遭毒手,當真不幸至極。但是因為秋葉原是如文中所言的 "Japan’s otaku sub-culture of manga, vintage toys, video games and hentai pornography",所謂御宅族聖地,可以想見世上有許多對 "otaku",所謂的「宅」一知半解的媒體與閱聽者,帶著偏見的眼光在看這條新聞,以為嫌犯可能是殺人電玩打太多而分不清假想與現實,交不到女友的、自閉內向的御宅族,或是如果受害者不是「宅」,不要跑去秋葉原這種人多的地方,就不會遇到不幸,之類。事實上檢視日本歷年以來的這種「通り魔殺人事件」或「無差別殺傷事件」,是跟車禍一樣,任何時地都有可能發生,而不是你不去人多的地方,就不會遇上這種突發的危險。產經新聞用維吉尼亞工科大學韓裔學生持槍掃射事件來比附,確實也相似。

當然,事出必有因,除了他自己所說的'sick and tired of life' ,媒體正在不斷的追索犯罪者的心理和其他犯因。今天新聞說,因為此事件,一些劇情相似的日本節目要停播,而秋葉原的「步行者天國」將要取消,我感到很是遺憾。這是因噎廢食,看起來只像是因為社會期待有人做點什麼,所以就做了個樣子來滿足大眾情感,實在不是真正防治的方法。我想,年輕世代心中的空虛失落和錯誤的尋求成就感的方式,才是這類暴力殺傷事件在世界各地,包括台灣不斷傳出的原因。但是到底要怎麼做才能防治,只怕沒有人能說出十全十美的方法,我也僅能在此說說個人對這則新聞的看法,而無法有更多的貢獻。但不論對自己的人生和日常生活如何嫌惡倦怠,也不該以奪取無辜陌生人的性命做為發洩,這點應該是無誤的。